从权威渠道获悉,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士平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5月23日17时3分逝世,享年73岁。

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借中国改革开放的东风,投身实业,成为行业龙头,这应该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群像”,张士平是第一代企业家的典型代表。

生于1946年11月的张士平在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工作多了17年后,于1981年成为了这家老厂的负责人。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他投身棉纺织行业创业,用20多年的时间栽培了一家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2001年,他又涉足电解铝行业,带动当地一个产业的崛起,让山东滨州被冠以“铝都”的称号。

2018年9月,张士平将连续七年入选世界500强的“企业帝国”低调交棒给了长子张波。在张士平近期的病重期间,滨州市委机关报《滨州日报》于5月21日推出题为《张波:世界五百强企业董事长是这样“炼”成的》的报道。该报道称,2019年春天,张波的“曝光率”远远超过了这之前的媒体报道次数之和。

很显然,张波走到了台前,志在延续父亲执掌企业时的雄风。而在此背后,滨州,乃至山东也寄望借助高质量发展的铝业实现城市的振兴。

油棉厂起步

从油棉厂工人,到棉纺织行业创业,再到将企业做大做强,张士平抓住了每次要与其擦肩的机遇。

身为家中长子的张士平18岁便进入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工作,先后任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工人、车间主任、生产股长、副厂长等职。据《齐鲁晚报》5月24日报道,凭借勤奋,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张士平一月就能挣三四十元钱。

1981年,张士平被任命为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厂长。也正是在这一年,国家放开粮油收购,他抓住了这一机遇。

据《滨州日报》此前报道,张士平就带领员工到山东各地,到周边的河北、河南、安徽等地,收购棉籽、大豆、花生,搞油料加工,想尽一切办法扩大生产。最终,企业效益和职工收入猛增,职工的干劲和开拓业务的积极性也高涨。

随后,张士平带领员工集资购置更多的榨油机械扩大生产,到1984年,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实现利润400万元,夺得全国供销系统工业利润第一名。

1985年秋,新的问题摆在张士平面前——当年山东棉花大丰收,“卖棉难”随之而来。在邹平县第五油棉厂,储棉仓库被全部占满,厂区也堆满了棉花,附近的菜地也经简单处理后堆上了高高的棉垛。

怎么消化大丰收的棉花?当时棉纱价格由国家控制,棉纱染色织成毛巾后的价格却是放开的。张士平决定投资毛巾设备,全厂200多名职工集资89万元,上了52台毛巾织机,昼夜不停,毛巾厂建成半年后实现盈利25万元。1987年盈利近200万元。3年下来,毛巾项目为企业积累下600万元利润资金。

1988年,张士平在参加惠民地区(后改为“滨州市”)在北京举行的招商会时,得到国家有1万纱锭指标的消息。

惠民地区当时的领导鼓励张士平上棉纱项目。于是,棉纱项目1988年下半年筹建,1989年实现投产,在1990年顺利实现出口。紧接着,张士平又筹备上5万纱锭项目。

1994年,张士平创建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并任厂长,1998年,魏桥棉纺织厂改组为魏桥纺织集团。也是在1998年,魏桥纺织集团收购巨亏的国营山东滨州第一棉纺织厂,生产能力扩大到33万锭。

涉足铝业

2003年,魏桥纺织集团更名为魏桥创业集团。而今,在魏桥创业集团的产业版图中,铝业已经超过纺织,成为其第一大产业。不过,当初涉足铝业,也是偶然。

据《英才》杂志此前报道,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力资源紧缺,电力供应不稳,且常出现随意的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纺织企业生产秩序并大量增加成本。而推进热电联产是张士平投资自备电厂的另一重要原因。电厂投产前,魏桥棉纺织厂一直以烧锅炉的形式生产纺织所需的蒸汽,经济性差,也不环保。而热电厂在生产电力的同时还能够产生纺织工艺中所必须用的蒸汽。

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紧随其后又上了印染项目,第二家电厂又开工。后来是自建电厂多余的电,倒逼着张士平上电解铝项目。

2001年,张士平建成第一条电解铝生产线,2005年秋邹平第一条氧化铝生产线开建,随后的10年时间魏桥创业集团在铝产业领域飞速发展,从电解铝、氧化铝进入到下游高端材料、铝产品领域,同时在技术和装备上均达到全球领先。

魏桥创业集团做大做强的纺织、铝业顺理成章地获得了资本的青睐。2003年9月,魏桥创业集团旗下核心子公司魏桥纺织(02698.HK)在香港成功上市;2011年3月24日,魏桥创业集团旗下铝业子公司中国宏桥(01378.HK)也在香港挂牌上市。

2012年,凭借2011年1615亿元的营收,魏桥创业集团杀入财富世界500强企业名单。与之伴随的,是张士平家族以数百亿元的财富登上各类排行榜,成为 “山东首富”。

魏桥创业集团自2012年连续七年入选世界500强,2018年位列第185位;2018年还分别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43位,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位,连续五年位列山东企业100强第1位。

在2017年《福布斯》富豪榜榜单上,张士平家族位列全球第209位,在中国富豪榜中排名第28位。2017年,魏桥集团实现销售收入3590亿元、利税208亿元、利润131.5亿元,上缴各级税金96.31亿元。

《2018胡润百富榜》显示,张士平家族财富达650亿元,排在榜单第26位,稳居“山东首富”宝座。

交棒长子

企业不断壮大的同时,张士平也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子女成为合格的“接班人”。

1999年,张士平的长子张波辞掉公职回到企业与父亲一起创业,直接推动魏桥纺织的成功上市,参与领导了铝业板块的崛起,并全权负责境外项目发展。

当年为了支持父亲的事业,张士平的大女儿张红霞读书时选择了纺织专业,并且在技术方面表现突出,曾成功用当地的细绒棉替代长绒棉,纺出80支合股纱,大大降低原材料成本。现在,张红霞担任魏桥纺织董事长,坚守纺织主业;张士平的小女儿张艳红则跟随姐姐在纺织板块,具体负责威海园区。

2016年,在接受《英才》杂志采访时,张士平称,“既然是民营企业,就没必要避讳是家族企业。但我一向对事不对人,不管是谁,能管好这个事,我就用谁。张波和张红霞,都是从基层一步步做起,有足够能力坐在现在的位置。做企业不能为了避嫌就不用亲戚,也不能因为不是亲戚就不提拔优秀员工。”

2018年9月26日,魏桥创业集团工商登记信息发生系列变更,其中,原任魏桥创业集团副董事长的张波接替张士平,成为该集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滨州日报》于5月21日推出题为《张波:世界五百强企业董事长是这样“炼”成的》的报道,提到了张波洽谈境外项目的一个案例。

2014年之前,中国宏桥90%的氧化铝原料都来自印尼。但2013年印尼宣布,2014年以后不允许铝土矿出口。张波从2013年开始到世界各地考察寻找矿区。2014年考察了几内亚。他发现几内亚国家虽小,但是铝土矿储存量占世界的1/3,便决定在几内亚投资。

2014年,正值埃博拉病毒肆虐西非大地。张波接到几内亚方面的电话,要求他飞往突尼斯与几内亚总统孔戴会面。张波和他的团队从滨州赶往北京,再从北京转机去巴黎,然后转飞赴突尼斯。

第二天,几内亚总统孔戴与张波会谈了整整一天,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为此,几内亚矿业部、交通部、环境部组成专门团队负责为魏桥铝电推进矿产事项。第三天,张波再从巴黎转机回国,由北京回到魏桥创业总部。72个小时,辗转几个国家和地区。

张士平向《英才》杂志评价张波说,“几内亚的项目,一波三折、困难重重,我完全没想到他能办成!”

高调登场

接棒之初的张波延续了父亲行事低调的风格,专注于企业管理,上任首年交上了不错的成绩单。2018年,魏桥创业集团实现销售收入2835亿元、利润87亿元,完成自营进出口额34亿美元,上缴各级税金首次破百亿,达到109.23亿元,同比增长13.3%。

进入2019年,张波忽然“高调”起来。《滨州日报》称,张波的“曝光率”远远超过了之前媒体对其报道的次数之和。

3月21日,张波当选山东铝业协会会长;几内亚时间3月29日,他在该国博凯区与孔戴总统一起挥锨铲土为赢联盟圣达铁路培土奠基;4月18日,他在世界高端铝业峰会·2019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介绍滨州打造世界高端铝业基地相关情况;4月28日至29日,他在世界高端铝业峰会·2019开幕式上宣读国际铝协的贺信,在峰会论坛上推介滨州高端铝产业。

《滨州日报》分析说,滨州举全市之力打造世界高端铝业基地的形势,身兼国际铝协副主席、山东铝协会长、滨州铝协会长的张波理所当然地更多频率“出镜”。

事实上,在张波高调为城市代言的背后是滨州、乃至山东在铝业发展上的“大野心”。

据《大众日报》2018年10月报道,10月19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就推动铝业高质量发展到邹平县进行调研,并主持召开专题会议。他强调,要坚定践行新发展理念,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山东省铝业高质量发展,努力打造“山东铝业”品牌。

相关报道显示,张波在上述专题会议上,代表魏桥创业集团作了发言。

今年滨州市“两会”期间,滨州市委书记佘春明在大会发言中提出的“六问”、“八项对策”中均提及了铝业。

在发展之问中,佘春明说,全球最大的原铝生产基地在滨州,向全世界提供了1/4的原材料、初级产品,但是,我们大而不强,价值链提升后效益最高的部分“花开异乡”。滨州是继续走扩大规模、高耗能高排放的发展老路,还是打破路径依赖,开启“二次创业、三次创业”,闯出一条新旧动能转换、高质量发展的新路?

在实业之策中,佘春明说,滨州抓落实的“开头炮”就是组织世界高端铝业发展推进大会,集聚全球产业同仁,融聚社会、企业、金融资本,汇聚若干政策措施,推动产业由原铝向新材料提升,产品由粗加工向精加工、轻量化制造发力,在铝业价值链上“再造一个新魏桥”,努力打造世界级高端铝业基地,推动铝业高端绿色发展行稳致远。

此前,滨州市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李一涛告诉澎湃新闻,涉铝产业在滨州市经济总量中的占比约为41%,是滨州市的支柱产业,而魏桥创业集团是滨州铝产业的“创始人、领头人”,甚至有人戏言,“魏桥要是打喷嚏,估计整个滨州铝产业就要感冒”。

提振城市

铝业之所以被滨州、乃至山东寄予厚望,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地经济增长的乏力。

今年4月,山东省官方公布的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的数据显示,经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反馈,一季度全省实现生产总值20177.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增长5.5%。这比去年全年经济增速的6.4%下滑了0.9个百分点,该增速也创下了近年来的新低。

而在山东省下辖的16地市中,滨州的表现也令人堪忧。滨州今年1至3月的生产总值为598.3亿元,增长速度-1.5%,其中第二产业增速为-7.7%,成为山东唯一的经济负增长地市。

今年5月,魏桥创业集团总部所在的邹平市因在滨州全市2019年第一季度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排名靠后,而被滨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宇向东,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曾晓黎代表市委、市政府,进行约谈。

作为滨州铝业的龙头企业,魏桥创业集团也并非没有“烦心事儿”。2018年5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官网公布《山东省贯彻落实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反馈意见整改方案》,并附上了相关问题整改措施清单。

措施清单显示,环保督察发现,2013年以来,魏桥集团违规建设45台火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689.5万千瓦,滨州市始终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魏桥集团45台违规建设的机组中,33台允许取得环评备案手续后继续运行,另外12台机组中,4台停建、8台停运。

2016年,当被问及如何处理与政府官员的关系时,张士平对《英才》杂志说,“我不会搞关系。现在我是地方政府的掌上明珠,也不用搞关系。只要企业努力为地方做贡献就行。”

而今,在城市发展乏力的大背景下,执掌魏桥创业集团的张波被当地寄予厚望,他也需要延续其父亲“努力为地方做贡献”的初心。

4月28日,在世界高端铝业峰会·2019开幕式上,张波和与会嘉宾见证了魏桥国科(滨州)研究院揭牌仪式。该院是由中国科学院大学、魏桥创业集团、中信信托三方达成的全面战略合作,将打造铝业、纺织“产学研”基地。魏桥国科研究院有限公司下设三个研究院,分别设在怀柔、中关村和滨州。

3月21日,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山东魏桥铝电有限公司与滨州市铝行业协会、滨州高新区举行签约仪式,将在滨州高新区建设魏桥铝精深加工产业园。

日前,张波在接受《滨州日报》采访时称,现在魏桥创业集团正积极提高环保治理水平,逐步减少现有产业对环境的影响。作为滨州的龙头企业,魏桥创业集团将用新的发展思路配合好政府,推动滨州经济结构的调整,实现滨州经济高质量发展。

总之,张士平隐去之后,将近知命之年的

作 者:滨州国际会展